歡迎訪問三七文學網
當前位置:三七文學 > 輕の小說 > 在地下城尋求邂逅是否搞錯了什么 > 外傳 劍姬神圣譚12 一章 敗戰的代價

在地下城尋求邂逅是否搞錯了什么 外傳 劍姬神圣譚12 一章 敗戰的代價

章節列表
推薦閱讀:怪醫圣手葉皓軒 絕世武魂 明朝敗家子 神級修煉系統-小知了 絕品邪少 被太子惦記的倒霉郡主 超能農民工 撿了個諸天聊天群 盾之勇者成名錄 總裁的獨寵小狂妻 
????為何她不得不死去呢。

????自己一直在考慮這件事情。

????自己一直在詢問這個問題。

????荒蕪的思想荒野中,沒有出現任何答案,無論向寒冷的理性冰壁發問多少次,也沒有傳回任何解答之聲。

????現在填滿了自己的并不是憤怒,也不是悲傷。

????而是『空白』。

????無論是腦袋,還是內心都染成一片白色。

????被白色灰燼所覆蓋,所有的分界線全部消失不見。

????已經分不清哪些部分是感情,哪些部分是思念,哪些部分是『痛楚』了。

????什么都不知道。

????根本動彈不了。

????做不了任何事情。

????在這無盡的白色原野之中,被灰燼掩埋著的『眾多記憶』如同寶石一般閃閃發光。

????『那樣的話,就由我來守護你。只有你,我決不會讓你死掉。』

????早就破敗不堪的內心拒絕重放這些景象。

????但是卻無法停止。

????簡直像走馬燈一樣,這些情景浮現,又消失。

????她的聲音。

????她的舉止。

????她的溫暖。

????『等一切都結束后,就去吧。約好了。』

????接著,和她之間沒能達成的那個約定在最后露出了微笑。

????「……」

????液滴從紺碧色的眼中滴落。

????明明都哭了那么多次了,但這雙眼里,這具身體里,還會流出淚水。

????明明發出了不知道多少次的慟哭,但這副身體中的眼淚還是沒有流盡。

????簡直像是無限涌出的妖精之泉一樣。每當染成深藍色的水面泛起波紋,蕾菲亞就會想起悲痛的回憶。

????『——,——』

????似乎有誰站在眼前,說了什么東西。

????但是蕾菲亞無法認知。

????壞掉的內心無法認清任何事物。

????她只是動起干涸的嘴唇。

????輕聲念出那個名字。

????「菲爾維斯小姐……」

????「蕾菲亞……」

????艾絲臉上一片沉痛,她再一次叫出少女的名字。

????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她像是斷線人偶一般,就那樣癱坐在地板上,任由淚水流淌。

????這里是位于【洛基眷族】根據地里的蕾菲亞的房間。

????在本是雙人房的這個地方,妖精少女在靜靜地哭泣。

????這副身姿只能用凄慘來形容。

????表情消失不見,能面一樣的臉上淌下幾縷淚水。

????干燥的嘴唇微微開啟,偶爾會像是壞掉的八音盒一樣,念叨著現已不在人世的少女之名。她看起來就像是雪花石膏的雕像中蘊含著靈魂,流露出悲傷,落下本不會流出的淚水。

????在短短五天前,艾絲也封閉了內心,一個人在房間中重復著自問自答。

????但是,現在和那時候完全不一樣。

????與縮在自己內側的艾絲不同,蕾菲亞是從『外』側被打碎了。

????以寶貴的友人——菲爾維斯·夏莉爾在眼前被奪走這一形式。

????「蕾菲亞,蕾菲亞!求求你了,往這邊看啊……!向平時那樣,笑一笑啊……!」

????在艾絲一旁,蕾菲亞的室友艾爾菲淚流滿面地傾訴著。

????少女的眼睛徹底哭腫,聲音也已經變得沙啞了。她連著幾天一直陪在蕾菲亞身邊,這一獻身行為令人看著很心痛。

????緹歐娜和緹歐涅也是說什么都沒有用。

????就連里維莉亞的聲音都傳達不到她的心中。

????現在在這個房間里的只有三個人。現狀不允許她們一直陪著蕾菲亞,雖然她們抽出時間就會來看望蕾菲亞,但每個人的聲音都非常無力。沒有人知道該對現在的蕾菲亞說些什么。

????同胞的首級在她面前被折斷了。

????最終還被怪物啃食,被殘忍地殺死。

????對于心地善良的少女來說,這打擊過于殘忍。

????但是,和這種擔心蕾菲亞的想法相反,她想到『這已經不行了』。

????身為第一級冒險者的艾絲她們的內心做出了冷靜的判斷。

????判斷到蕾菲亞·維里德絲『無法振作』了。

????——站起來,去手刃仇人。

????她決不會這么說。

????決不會讓蕾菲亞心中燃起黑色火焰,再為其添上一把柴火。

????艾絲知道被黑色火焰燒灼的人會變成什么樣子,她不可能將少女推入業火之海。

????「艾絲小姐,蕾菲亞她,蕾菲亞她……!」

????「……」

????艾爾菲哭著抱住艾絲,將臉埋入她的肩膀。

????艾絲除了支撐著她以外什么都做不到。

????只能抱緊代替無法哭泣的自己流下淚水的艾爾菲。

????她臉上滲出了無力感,垂下眼簾。

????輕輕將手伸出,握住少女的手,但少女仍然像是一個壞掉的娃娃一般。

????「大、大家……」

????勞爾呆立在原地。

????看到展現在眼前的景象,他卻沒有任何辦法。

????這里是根據地的大食堂。

????在這里的【洛基眷族】的團員們一言不發,所有人都沉浸在哀傷之中。簡直像是葬禮一樣。平時那喧鬧的食堂現在像是被奪去了聲音一樣鴉雀無聲,這場面實在是太過違和,甚至使得身體有些發冷。

????「…………」

????這其中也有黑色毛發的貓人,安娜斯蒂的身姿。

????獲得的這段休息時間真可恨。她臉上是一副這樣的表情。仿佛在說在做著應做之事時反倒還能放空大腦,什么都不想。同僚那煩惱的側臉甚至帶上了美感,勞爾本想向她搭話,但果然還是做不到。

????他知道理由為何。

????是前幾天人造迷宮的敗退。

????根本就不是什么『輸掉了』或是『被拿下一城』,而是整個棋盤被掀翻了。

????朝勝利進發的他們做過的事情全都變成了白費功夫。即使是都市最大派閥【洛基眷族】,也從未有過這樣的經歷。

????他們拼命地想方設法存活下來,無論是誰都不想失去旁邊的同伴,因此無視了伸過來的同業者的手。

????【迪歐尼索斯眷族】。

????由于自己的派閥洛基眷族將其舍棄,導致其他派閥八成以上的冒險者全滅。

????「大、大家……」

????他對只能低聲說出同樣話語的自己感到相當失望。

????至今為止,露出丑態的都是自己勞爾這邊。

????然后【洛基眷族】的同伴會向這樣的自己搭話,幫助自己。

????反過來也可以這樣說,正因為勞爾露出一副丟人的樣子,周圍才能保持住『和諧』與『均衡』。這是身為不起眼的人類的勞爾擁有的特權,也是他無意識的魅力。無論是多么艱苦的場面,只要勞爾·諾爾德現出一副丟人的姿態,團員們就會浮現出脫力的笑容,想方設法解決這個困境。

????自我厭惡與憤怒,不安,困惑,恐怖。要跨越這些抬起頭來會非常痛苦,非常羞恥,癢地想要撓遍全身,但是——因為這都是自己的心情,所以他能夠再次站起。

????正因為自己很了解自身,所以他才能夠咬緊牙關,硬著頭皮忍耐著抬起頭來。

????(但是,現在的話……)

????而現在,勞爾不知道該對垂頭喪氣的同伴說些什么。

????畢竟勞爾沒有直面那個。

????那個犧牲掉其他人才得以自保的『慘劇』。

????為了確保人造迷宮的退路,他很早就前去壓制通往地下城的『門』了。要說勞爾做了什么,那就只有將逃過來的同伴引導至地下城外避難,然后猛地關上最硬金屬『大門』,堵住了涌來的『綠肉』。

????根本就沒辦法分擔他人的絕望,更別說要將其拂去了。

????他無法像芬恩那樣鼓舞他們。

????勞爾只能露出一副因自己的無能而羞愧不已的表情。

????「還癱在這里呢,你們這幫家伙。」

????一道略帶煩躁的聲音在這喪葬氣氛的大食堂中響起。

????勞爾驚訝的回過頭,只見一名狼人剛從門口進來。

????「伯、伯特先生……」

????大概是來拿東西吃吧。

????他沒指望有人會做飯,大步朝保存著食物的廚房走去。毫不在意肩膀一抖的團員們,嘴里咂著舌頭。

????勞爾慌忙跑了過去。

????「伯、伯特先生你,不要緊嗎……?」

????你沒有消沉嗎,沒有懊惱地回味之前的事情嗎。

????勞爾仿佛被吸引過去一樣跑到伯特身邊,帶有這樣的言下之意問道。

????或許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

????想依靠第一級冒險者強大的力量做些什么。

????然而,

????「別在這磨磨唧唧的!想說什么就說清楚點!」

????「噫!?」

????伯特他『一如往常』。

????真的一如既往地既粗魯又不講理,和平時一模一樣。

????但是,僅限現在,這令人無比安心。

????「……要是沒癱夠的話,就隨你們吧。」

????「……嘿?」

????所以,這句用力說出的話語令他感到十分意外。

????平時總是俯視、辱罵弱者的伯特卻沒有發出冷哼,也沒有嘲笑。

????可以說是『放過了他們』。

????「伯、伯特先生,你是怎么了……?吃什么怪東西了嗎……?」

????不要說平時的那種唾棄,就連怒吼都沒有聽到的這個狀況令勞爾浮現出一副仿佛撞見怪物倒立了一樣的表情。

????這副蠢樣令伯特很火大,他再次咂了下舌頭。

????「我也需要時間來讓頭腦冷靜一下。」

????「誒……」

????「直到那個時刻為止,你們就隨便去嚷嚷些丟人的喪氣話好了。」

????這時勞爾察覺到了。

????壓制住人造迷宮其他『大門』的伯特也和自己一樣,都位于『看著的一邊』。

????他也同樣因敗退的記憶而內心煩躁,但還是整理起自己的內心,為了繼續前進。

????「『那個時刻』……?」

????勞爾不禁回問,這是狼人終于冷哼了一聲,回答道:

????「雖然你們這些家伙癱在這里無法動彈,但芬恩他們會行動。」

????「說一下情況吧。」

????正如伯特所說。

????在辦公室里,芬恩正與里維莉亞還有加雷斯一起整理著情報。

????他沒有背叛一匹狼人的信賴,既嚴肅,又毅然。

????「直接受損的,果然只有【迪歐尼索斯眷族】。無論是我等還是【赫爾墨斯眷族】都沒受到太大的損傷。」

????「但是,隨之產生的士氣低下已經攔不住了。對同業者見死不救才撿回來了性命,這對安斯她們來說實在是太難熬了。」

????芬恩默默聽著里維莉亞和加雷斯的報告。

????表情中既沒有后悔也沒有憎恨。甚至顯得不痛不癢。

????不止是【洛基眷族】,小人族勇者現在也不得不擔任『派閥聯合』全體的指揮官,他必須比任何人都要冷靜。必須要嚴于律己,展示出堅強的態度,從而引導下面的人們。

????而現在的芬恩做得到這一點。

????(與『異端兒』的邂逅,似乎意外地讓我的內心堅如鋼鐵了。)

????芬恩如此分析著自己的心境。

????這也同樣是主神所說的『成長』嗎,他差點就要漏出這樣的自嘲。

????當然,心中也有愧疚,不甘,后悔這些感情。

????但他也有著將這些進行整理,為下一場戰斗做好準備的氣概。

????被稱為【勇者】的他最清楚地理解到了有什么事情是現在必須要做的。

????應該展現出來的是方針。

????這是為了動員士氣大幅低下的團員們,更是因為必須為之前就預定執行的『第二進攻』定下作戰計劃。

????「人造迷宮的情況呢?」

????「現在正由【迦尼薩眷族】主導進行清除塞滿了迷宮的『綠肉』。我們也派出了團員進行協助,但是……」

????「進展不是很大。『綠肉』仿佛有自己的意志一樣襲擊過來。」

????里維莉亞接著加雷斯的話說道,芬恩聽完,第一次開始了長時間的思考。

????為了攻略人造迷宮而進行的『第一進攻』。

????針對暗派閥殘黨,以及怪人等地下勢力的『威力偵查』始終都是『派閥聯合』保持著優勢。在芬恩的閃電戰之下,冒險者和治療師等等各派閥的奮斗將暗派閥殘黨予以驅逐,給身為『極彩色怪物』供給源頭的苗花帶來了毀滅性的打擊。

????而在眼看就要獲得完全勝利的終盤,『派閥聯合』的盤面被掀翻了。

????不對,在芬恩看來,『被掀翻』這一表達方式太溫和了,連帶盤面被『劈成了兩半』還比較正確。

????具有意志的『綠肉』的發動。

????丑陋的肉塊侵蝕了人造迷宮中的所有通道,誓要將冒險者們捕食。

????【迪歐尼索斯眷族】被其卷入,實際上已被消滅。

????知己菲爾維斯也在蕾菲亞面前消散了。

????塞滿了綠肉的人造迷宮現在已經不是魔窟,而是化作了『魔城』。

????「雖然與神烏拉諾斯一側……與魔術師也取得了聯絡,但畢竟情況極為混亂,他們似乎也沒能掌握全貌。按照他們所說,這好像類似于精靈的『奇跡』……」

????芬恩瞥了一眼放在辦公桌上的魔道具『眼晶』。

????據加雷斯所說,暗派閥主神塔納托斯告訴他們,這整個人造迷宮并不是『城寨』而是『祭壇』。然后原型就是『活祭品』。

????發動的神之『送還』。

????以此作為觸發條件,『祭壇』得以啟動。

????這就是敵人的首腦也是真正的黑幕——『都市破壞者埃尼奧』的計劃。

????「要是這一切都如『埃尼奧』所料的話……還真是毛骨悚然。且不說我們,連暗派閥殘黨都用完即丟。敵人正所謂是站在神明視角的人物啊。」

????里維莉亞坦率地說出了對『埃尼奧』的所作所為的感想。

????聲音中各處都帶有一絲畏懼的痕跡。

????「……你是如何感覺的,芬恩?」

????在表情歪曲的里維莉亞一旁,加雷斯如此詢問。

????芬恩沉默了一會,然后說出了內心的想法。

????「……我沒能看到對方的『臉』。就連與神塔納托斯對局時都感覺得到,但我卻一點都感覺不到對手的表情……還有隔著棋盤的對方帶有的『意圖』。」

????「……」

????「假如說,別說正體了,對方甚至將情報都藏了起來,目的就是發動『祭壇』的話……那正如里維莉亞所說,敵人是超乎想象的『怪物』。說到底,對方根本就沒打算好好戰斗。」

????芬恩在盤上移動棋子,利用智慧與戰略盡可能完美地執行了計劃。

????然而與采取正面進攻的芬恩相反,對手則是無視了規則,從盤外向棋盤本身揮下了利劍。

????別說棋子了,甚至想要將身為棋手的芬恩也一起斬殺。

????「這就是神嗎……」

????與身為下界居民的自己擁有不同的視角,不同的價值觀,相差懸殊的『世界觀』來進行戰斗。

????芬恩贏下了比賽,也贏下了勝負。但是這場戰斗本身化為了虛無。這個感覺是自己從未感受過的不同次元的事物。

????芬恩笑了出來。

????這是屈辱與學習,還有戰意相互交織的笑容。

????「……無論如何,我們必須改變心態。現在我們必須去做的,是擬定出『第二進攻』的作戰,這次一定要獲得勝利。丟掉畏懼,再一次向『埃尼奧』發起挑戰。」

????為了鼓舞里維莉亞與加雷斯還有自身,他說出了飽含勇氣與誓言的話語。

????他們看向對方,點了點頭,再次篩選出用來攻略化為『魔城』的人造迷宮的情報。

????而隨著話題的進展,芬恩他們遇到了一個避無可避的『疑問』。

????「我們知道敵人是利用『墮落精靈』,將人造迷宮給覆蓋住了。但是……這之后又要怎么做?」

????最先提出這個問題的是里維莉亞。

????晃動著翡翠色頭發的高等妖精仿佛說著無法理解一般,皺起了柳眉。

????「也多虧了神塔納托斯的『心血來潮』,『埃尼奧』才沒能解決掉老夫們。這是毫無疑問的。但是即使如此,對方也打算繼續『籠城』嗎?」

????被綠肉掩埋的人造迷宮仍然保持著沉默。

????別說『精靈分身』了,甚至都沒有怪物或是怪人進攻過來的氣息。

????正如加雷斯所說,啟動那個『祭壇』毫無疑問本應是『埃尼奧』的必殺之策。為了坑殺可能會妨礙『迷宮都市的崩壞』的【洛基眷族】。

????而這個策略沒能奏效,盡管如此,『埃尼奧』他們還是沒有任何反應。

????甚至感覺有些詭異。

????「芬恩一直擔心的『精靈分身』的地上召喚……也沒有那樣的氣息。敵人是打算做縮頭烏龜了?」

????「……」

????加雷斯的話語搖動著沉浸于思考中的芬恩的耳朵。

????雖說現在有一個綠肉的『蓋子』,但等到時機成熟,『派閥聯合』就可以再次進攻人造迷宮了。這段沉默的時間就等于眼睜睜地給予對方機會。

????難道說這才是真正的目的,想要將他們再次引 >>

誘至人造迷宮?

????還是說另有其他的『目標』?

????但是,然而,這——

????辦公室里的人都閉上了嘴,短暫的沉默來臨。

????「……要說還剩下什么線索的話,就是這個了吧。」

????芬恩從抽屜里拿出來的是一張羊皮紙。

????上面畫著的是大概是『邪龍』的怪物,以及圍繞著它配置在四周的幾名少女。

????那是在蕾菲亞內心壞掉之前,她依靠自己的記憶將其臨摹下來,提交給芬恩他們的東西。正是第一次進攻人造迷宮的時候,她與菲爾維斯一起遇見塔納托斯的那個走廊上的壁畫。

????據蕾菲亞所說,塔納托斯那時確實這么說過。

????他說,『這些壁畫好像也是埃尼奧從別的遺跡里拿過來的』。

????「我記得,是叫做『尼德霍格』對吧。位于中心的那個龍的真面目。」

????「如果神塔納托斯說得沒錯的話。」

????加雷斯和里維莉亞俯視著攤在辦公桌上的臨摹。

????據說『尼德霍格』是確實存在于遙遠的古代的怪物。

????在蕾菲亞提交這份臨摹的時候,芬恩也試著調查了一下,但也只能推測出它屬于在作為三大冒險者委托的目標『陸地王者貝希摩斯』,『海上霸王利維坦』以及『黑龍』出現之前,就從『大洞地下城』中釋放出來的『最古老的災厄』之一。

????之所以說是推測,是因為芬恩根本沒有找到詳細的文獻,只是從時代背景中如此推斷。

????根據講述了『尼德霍格』的零星記述所說,它的強大是壓倒性的,足以將整個世界推入絕望的深淵。強大到古代人類毫無疑問沒辦法與之為敵的程度。

????至于『尼德霍格』是如何被討伐的,沒有一本歷史書說過這點。芬恩發現的東西全都只是『光芒落下,然后一切都結束了』,或是『祈禱之子的歌聲凈化了邪龍』這種抽象的表現。

????他也試著問過神洛基是否知道當時的事情,然而,

????「啊~那個啊,咱也不咋清楚。那時候天界才剛吵吵嚷嚷地說著什么『下界很不得了』,咱又為了殺神解悶而干下了很多荒唐事啊。我記得,好像是不知道哪里的神擅自『介入』,把它給打飛了來著……」

????得到的是這樣的回答。

????下界是禁止使用『神力』的。

????即便如此,『介入』這詞還真不安穩。

????如果從天界落下一個光柱,感覺能在下界再開一個不是地下城的『大洞』就是了,當時的芬恩聽完如此設想。

????「無論這個臨摹,還是和塔納托斯的交談都是蕾菲亞看見、聽見的。但現在那孩子不是能開口說話的狀態。正好和那孩子一起在場的菲爾維斯·夏莉爾也已經……」

????想到年輕同胞們迎來的末路,里維莉亞垂下眼簾,壓低了聲調,芬恩看了她一眼,然后再次眺望起那副畫來。

????位于中心的漆黑邪龍尼德霍格。

????將其包圍的少女們。

????她們緊閉雙眼,雙手握在胸前,看著既像是『龍的活祭品』,又像是為了令龍鎮靜下來而獻上祈禱的『圣女』。

????其數量為六。

????(六……六啊。)

????芬恩瞇起了眼睛,確實從這數字所意味的事物中感到了『擔憂』。

????【洛基眷族】手里恰好有著能將這古代壁畫與現在的狀況聯系起來的『材料』。

????問題是,如果未來按照這個壁畫發展下去的話,到底『會發生什么』。

????芬恩暫且擱置了這份思考,將還很模糊的『答案』收于胸中。

????如今情報極度缺乏,一定要收集與這個漆黑邪龍尼德霍格相關的線索。他在心中如此決定。

????「……洛基她,還沒回來啊。」

????在辦公室中徹底沉默下來的時候。

????里維莉亞看向了某個地方,簡直像是尋找,或者說是尋求小丑的建議一樣。

????芬恩他們也看了過去。

????主神的位置空空如也。

????「——你認真的嗎,洛基?」

????聽完以后,赫爾墨斯說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個。

????這里是位于【赫爾墨斯眷族】根據地的神室。

????與芬恩他們整理情報的同一時刻,洛基來到了這個主神的房間,和緊緊盯著自己的赫爾墨斯正面相對。

????「正如咱剛才說過的。當然是認真的,不如說除此之外,咱想不到別的『埃尼奧』的真面目了。」

????洛基剛剛對他說完。

????自己對這一連串事件的見解,以及都市破壞者埃尼奧的『真面目』。

????赫爾墨斯沉默不語,想要看出這邊的神意,而在他的臉上,只有那雙橙黃色的雙眸隱藏不住驚訝的顏色。

????平時都是飄飄然的優雅男神在聽完洛基剛才說的之后,似乎在全力進行排查。

????「……得出這個推理的材料呢?雖然這話說起來好笑,你有決定性的『證據』嗎?」

????即使在這種情況下,赫爾墨斯還是想要開點玩笑,洛基則看向自己的身后。

????站在那里的是她強行拽來的男神蘇摩。

????她搶過他拿著的酒瓶,將酒倒進了杯子里。

????然后將搖曳著的紅色葡萄酒朝赫爾墨斯遞去。

????同時還用銳利的視線說著‘不要喝’。

????「這是……不對,就是這個嗎?」

????「啊啊,這是『神酒』。咱和蘇摩一起在迪歐尼索斯那里的貯藏專用庫葡萄酒窖中找到的。」

????赫爾墨斯將杯子拿近,聞了一下味道。

????下一瞬間,他立刻扔到了地上。

????隨著玻璃破碎的聲音響起,宛如鮮血一樣的水洼擴散開來,升起一股妖異的芳香。

????看到試圖擾亂自己思考的『神之酒』,赫爾斯隱藏不住唾棄的感情,瞪著碎了一地的玻璃杯。

????「這個的話,就連神也能徹底灌醉……我可以保證。」

????蘇摩開口說道。

????那平淡的語調中帶有一些不甘心與興奮。

????那是對做出比自己還要極致的『神酒』的人產生的對抗心理,以及強烈的興趣。

????「……沒有確切的證據。洛基的推理也凈是漏洞。但是,這個神酒……確實,這個的話……」

????聽完洛基與蘇摩的話,赫爾墨斯輕聲說道,同時暫時沉浸于思考的海洋中。

????他用手捂住嘴,瞇細了眼睛進一步進行思索。

????簡直像是將從未發現過的拼圖碎片嵌了進去,從而解讀整個背景一樣。

????「……明白了。」

????最終赫爾墨斯抬起頭,如此回應。

????「我也同意洛基的想法。不如說,只能以你發現的神酒碎片為基準重新思考了。」

????那就是通往『黑幕埃尼奧』的道路。

????面對著能解釋不停做出可疑行為的男神迪歐尼索斯的行動的『鑰匙』,赫爾墨斯迅速切換了想法,展現了他的靈活程度。

????「然后呢,想讓我做點什么?你不可能只為了告訴我你的推理就來這里了吧?」

????「咱想讓你去『抄家』啦。需要證據來證明咱們的想法是否正確。」

????「你說得對。」

????剛剛聽洛基說完,赫爾墨斯就聳了聳肩,走了出去。

????「我會行動的。去找找洛基尋求的『答案』。」

????他走出房間,向在外面待機的眷族們發出命令。

????邊注視著他,同時與蘇摩一起被留在房間里的洛基低頭看向自己的手邊。

????那里是一個裝滿紅葡萄酒的酒瓶。

????「去搜遍所有的角落!事后的責任全都由公會與赫爾墨斯大人來負!」

????阿斯菲厲聲發出指示。

????簡直像是緊急的『突擊作戰』一樣,到處都傳來粗魯的腳步聲以及什么東西翻了個底朝天的聲音。

????阿斯菲她們正在『調查』——不對,是『鎮壓』某座建筑物。

????【赫爾墨斯眷族】的行動非常迅速。在洛基提出『申請』的瞬間,他們就立刻從根據地出動,侵入了指定的【眷族】會館。

????「不行,阿斯菲!已經是個空殼了!」

????「連一個人都沒有!」

????「……!」

????聽見虎人法爾加,以及犬人露露涅的報告,阿斯菲緊緊咬住嘴唇。

????為了找出『物證』,他們對這里進行了搜索,會館之中正可以說宛如被盜賊糟蹋了一般。架子上的東西全被拿下來,羊皮紙文件散在地板上,像是一片海洋,這上面還滾落著被打壞的古董之類的碎片。

????而即便如此,阿斯菲她們也沒有找到任何東西。

????簡直像是早就預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一樣。

????像是嘲笑姍姍來遲的【赫爾墨斯眷族】一般。
>>


????阿斯菲聽完團員們的報告,走下了最后剩下的一個通往地下的臺階。

????法爾加他們也緊隨其后,接著她打開了地下室的門。

????「唔……!」

????「這是……血的味道?」

????露露涅和法爾加發出了呻吟,阿斯菲則瞪著這副景象。

????本是保管著水果和蔬菜的地下室中并沒有什么特別大的變化。

????只是正如露露涅所說,這里飄蕩著血的異臭,以及有著『那個』而已。

????昏暗的房間深處。

????鮮紅的血字涂在墻壁上,形成了詭異的文字群。

????仿佛在嘲笑,又仿佛是在挑撥,又或者如同被詛咒的碑文一般,如此記述著。

????『全都死光吧,歐拉麗。我來開啟通往冥府的道路。』

????看到這既可以看做挑戰書,又可以看做犯罪宣言的【神圣文字】群,在場的人里面唯一能夠解讀這文字列的阿斯菲握緊了雙拳。

????然后說出了她們所在的據點之名。

????「【德墨忒爾眷族】……!」
章節列表
新書推薦:獨步大千 我真不是科學家 在二哈身邊保命的日子 本書禁閱·不渡 愛豆竟然暗戀我 厲御霆云煙小說 九州最強戰法 無敵從長生開始 西游之大唐皇子 符篆道 宇內紀 時空卷 
牛仔骑马救援彩金